《狼與辛香料》TXT全集
狼與辛香料
書籍作者:支倉凍砂
書籍類別:武俠小說
書籍格式:TXT
授權方式:免費下載
書籍大小:解壓后(3.84 MB)
書籍字數:110748 字
更新時間:2017-02-07 11:35:58
上傳用戶:夷興文
書籍來源:未知
已被圍觀:778
快捷下載:不看簡介直接下載

內容簡介

    「這是最后一件了吧?」
    「嗯,這里確實有……七十件。多謝惠顧。」
    「不,我們才要謝謝你呢。只有羅倫斯先生你愿意到這深山里來,真是幫了我們大忙。」
    「不過,我也因此拿到上等的皮草啊,我會再來的。」
    結束一如往常的對話,離開深山里的村落已過了五個小時。太陽升起后就立刻動身,下山來到這片草原時已過了中午。
    這天的天氣晴朗,沒有半點風,是個適合坐在馬車上,悠哉橫越草原的日子。因為這陣子的天氣寒冷,原以為冬天就快到了,現在卻一點兒也感覺不到。
    成為自力更生的旅行商人,只身行商至今已有七個年頭,今年二十五歲的羅倫斯坐在馬車駕座上,泰然自若地打著呵欠。
    這里幾乎沒有高大的草木會阻礙視線,眼前景色一望無際,也因此可以看清遠方的景象。在視野最遠處,可看到一所幾年前建蓋好的修道院。
    或許是有某地方的貴族子弟成了他們的修道士吧,盡管在如此偏僻荒遠的土地上,但這所修道院不僅是一棟優良的石造建筑物,甚至還使用了鐵制門窗,令人難以置信。記得沒錯的話,修
    道院里應該有二十多位修道士,另外還有將近同樣人數的男仆為他們打點生活。
    修道院剛開始建蓋時,羅倫斯以為可以招攬到新顧客而滿懷期待。可惜修道院似乎不跟民間商人往來,而是以獨自的通路調度物資,羅倫斯的期望因而落空。
    雖然期望是落了空,但是修道士的生活并不奢侈,他們甚至會下田耕作;就算做成了生意,可能也沒有太多利益可圖。不僅如此,或許還有可能被迫捐款,或者被倒債。
    單純就買賣的對象來說,修道士比盜賊還要惡劣。不過,只要能夠和他們做生意,對商人來說還是有好處。
    因為這個緣故,羅倫斯還是戀戀不舍地望著修道院但是他突然瞇起眼睛。
    修道院那頭,有人正朝向這邊揮手。
    「怎么回事?」
    那人看起來不像男仆,因為男仆身上穿的應該是骯臟的深褐色工作服,而正在揮手的人穿著看似灰色的衣服。雖然要特地走到那頭有些麻煩,但就這么漠視的話,恐怕會造成日后的困擾。
    羅倫斯不得已,只好把馬車轉向修道院的方向。
    馬車轉向后,原本揮著手的人可能是發現羅倫斯朝自己的方向走來,便停止揮手,但也沒有走向羅倫斯的意思,看來,他要等羅倫斯自己走到修道院。教會相關人士的態度傲慢已是司空見慣的事,羅倫斯不會為了這點小事生氣。
    不過,在緩緩靠近修道院,清楚看見那人的身影后,羅倫斯不禁發出聲音說:
    「……騎士?」
    起初羅倫斯心想:騎士怎么可能會出現在這里?但靠近后他發現確實是名騎士,原來看起來灰灰的衣服是銀色的盔甲,
    「你是什么人?」
    騎士在羅倫斯到了兩人要交談還梢嫌遠的距離時.便如此大喊。那語氣彷佛自己不用報上名每個人也該認得他似的。
    「我是旅行商人羅倫斯,有什么能為您效勞的嗎?」
    修道院已近在眼前,往南方延伸的田地里,正在耕作的男仆寥寥可數。
    羅倫斯發現騎士不止一名,還有一名騎士站在修道院另一頭,說不定騎士們是在站崗巡視。
    「旅行商人?你來的方向應該沒有任何城鎮。」
    騎士驕傲地挺起刻有紅色十字架的銀制胸甲,態度蠻橫地說道。
    然而,騎士直接套在肩上的大衣同樣是灰色,這代表他只是一名下級騎士。短短的金發似乎剛剃不久,體格也看不出身經百戰的樣子。或許是剛剛成為騎士,所以顯得趾高氣揚。面對這種人,必須從容應付,免得他們一下子就得意忘形。
    羅倫斯沒有馬上回答,他從懷里拿出一只皮袋,緩緩解開綁住袋口的繩子,袋子里裝著蜂蜜
    糖。羅倫斯拿出一顆放入口中,再把整袋蜂蜜糖遞給騎士。
    「要不要來一顆?」
    「呃……」
    雖然騎士瞬間露出遲疑的神情,但終究敵不過糖果的誘惑。
    不過,身為騎士的自尊,讓他從點頭到伸手取糖花了不少時間.
    「從這里往東邊山頭走上約半天的時間,就可以看到一座小村落。我是到那里賣鹽回來的。」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我看你車上還有貨,是鹽嗎?」
    「不,這些是皮草。您瞧。」
    羅倫斯一邊說,一邊轉向貨臺掀開覆蓋的麻布。那是非常漂亮的貂皮·如果以眼前這位騎士的薪水來看,相信貂皮的價值比他的年薪還要高。
    「喔,那這是什么?」
    「啊,這是山里的村民給我的麥子。」
    成束的麥子就放在紹皮堆旁邊,那是羅倫斯前去賣鹽的村落所種植的麥子。那里的麥子不但耐寒,也不容易被蟲咬。去年西北方受到嚴重的寒害,羅倫斯打算把麥子拿到西北方去賣。
    「恩。好了,你可以走了·」
    自己把人叫來,現在又想隨便打發我,如果乖乖說「是」的話,就不配當商人了。羅倫斯邊有意無意地把玩剛剛的皮袋,一邊轉回騎士的方向。
    「發生什么事了嗎?平常在這里應該見不到騎士吧?」
    年輕騎士可能是因為被詢問而感到不悅,梢梢皺起眉頭.再看看羅倫斯手中的皮袋,眉頭皺的更深了.
    看來騎士似乎是上鉤了。羅倫斯解開繩子,拿出一顆蜂蜜糖遞給騎士,
    「嗯…:真好吃,我得好好答謝你才行。」
    騎士喜歡講道理。羅倫斯露出營業用笑容,表現出非常感謝的模樣,向騎士鞠躬,
    「聽說最近,這一帶會有異教徒祭典,所以我們才受命在這里防衛。你知道什么消息嗎?」
    這時,如果表現出失望的表情,那么演技就太差了·羅倫斯假裝想了好一會兒后,回答說「我不知道耶。」事實上,羅倫斯是在撒謊,不過騎士說的話也不甚正確,所以他不得不扯謊。
    「他們果然想在背地里偷偷舉辦祭典,異教徒真是一群膽小鬼。」
    雖然騎士完全猜想錯誤的發言聽來好笑,但羅倫斯當然沒有予以指正.他表示贊同騎士說的話后,隨即向騎士告辭。
    騎士點點頭,再度為蜂蜜糖向羅倫斯道謝。
    可見騎士是真的喜歡吃蜂蜜糖。下級騎士的錢都花費在裝備和旅費上。事實上,他們的生活還不如初入門的鞋匠學徒。騎士肯定很久沒吃到甜的東西了。
    話雖如此,但羅倫斯并不打算再多拿蜂蜜糖分給騎士,畢竟蜂蜜糖并不便宜。
    「異教徒祭典……還真會猜啊。」
    離開修道院一會兒后,羅倫斯喃喃念著騎士說的話,苦笑了一下。
    羅倫斯知道騎士在說什么。應該說,只要是這附近的人都會知道吧。
    那根本不是什么異敦徒祭典。況且異教徒不是在更北邊、就是在更東邊的地方出沒。
    這附近所舉辦的祭典,不過是隨處可見,為了慶祝麥田收割、祈禱豐收的祭典罷了,根本不需要特地派駐騎士。
    但是,這附近的祭典比其他地方盛大且特別,所以修道院的人可能因此特別向城里的教會提出報告。或許是長久以來,這地方從不曾正式納入教會的版圖,所以教會才顯得特別敏感。
    再說,教會近來熱衷異端(注:指非正統的宗教派別)審判及異教徒改教活動,最近也常聽說城里的神學者與自然學者發生言論斗爭的消息,民眾已漸漸不像從前那樣,無條件服從教會。
    就算城里的居民沒有說出口,但相信大家都能夠感覺到教會的絕對性威嚴已逐漸消失。事實上,據說因為敦皇收到的教會稅比預期來得少,而向多國國王請求捐助費用修復大神殿。早在十年前,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。
    面對這樣的局勢,也難怪教會急于設法找回威嚴。
    「不管哪一行的生意都不好做呢。」
    羅倫斯苦笑,把蜂蜜糖丟人口中。
    當羅倫斯來到寬廣的麥田時,西邊的天空已經泛起比麥穗還要美麗的金黃色。遠方鳥兒小小的身影趕著回家,處處傳來的青蛙鳴,彷佛在宣告自己即將人眠似的。
    幾乎所有麥田都已完成收割,應該這幾天就會舉辦祭典。快的話,或許后天就會舉辦了。
    在羅倫斯眼前延伸開來的這片麥田,是這個區域中以高收割量而自豪的帕斯羅村麥田。收割量越高,村民的生活也就越富裕。再加上管理這一帶的亞倫多伯爵是個附近無人不知的怪人,他身為貴族卻喜歡下田耕作,因此自然愿意贊助祭典,每年都會在祭典上飲酒歡唱,好不熱鬧。
    然而,羅倫斯從未曾參加過他們的祭典。很遺憾,外人是不允許參加的。
    「嗨!辛苦了。」
    羅倫斯朝正在帕斯羅村的麥田一角把麥子往馬車上堆的農夫打招呼。馬車上的麥穗十分飽滿.看來可以讓購買麥子期貨的人們松一口氣吧。
    「喔?」
    [請問葉勒在哪里啊?」
    「喔!葉勒在那兒。有沒有看到很多人聚集在那邊?他就在那塊麥田里。葉勒今年都雇用年輕人來種田,因為他們比較不得要領,今年應該是他們田里的某個人會是『赫蘿』吧·」
    農夫曬得黝黑的臉上堆滿了笑容說道。那是絕對不會出現在商人臉上,只有沒心機的人才會露出的笑容。
    羅倫斯以營業用笑容向農夫答謝后,駕著馬車朝葉勒的方向前去·
    如農夫所說,確實有很多人聚集在那里,人人都朝麥田中央叫喊著·
    他們對進行最后工作的人叫喊。不過,他們并非在斥罵工作延遲。斥罵本身其實已是祭典的活動之一。
    羅倫斯悠哉地慢慢靠近,終于聽見了他們叫喊的內容。
    「有狼喔!有狼!」
    「快看!狼就躺在那邊!」
    「是誰?是誰?最后會是誰抓到狼呢?」
    人人臉上展露像是喝了酒似的爽朗笑容.高聲叫喊著。就算羅倫斯在人墻后方停下馬車.也完全沒有人發現他。
    狼是豐收之神的化身。據村民所說.豐收之神就藏在最后割下的麥子里,傳說豐收之神會跑進割下最后一束麥子的人體內。
    「最后一束了!」
    「小心不要割過頭!」
    「太貪心的話,會讓赫蘿逃跑喔!]
    「是誰?是誰?是誰抓到狼呢?」
    「是葉勒!葉勒!葉勒!」
    羅倫斯從馬車上走下,探頭往人墻的另一邊望去,正好看見葉勒抓住最后一束麥子。葉勒沾滿泥土和汗水的黑臉露出苦笑,他一口氣割下麥子后,舉高整束麥子,朝著天空大喊:
    「嗷嗚~~~~~~~」

80
0
+++本文作者支倉凍砂的其它電子書下載+++

下載地址


掃描二維碼下載本書

用戶評論

自古評論出人才,歡迎您發表您的精彩評論!
《狼與辛香料》最新評論
欢乐彩票手机版靠谱吗